产品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图解战例2008年孟买之战真实呈现印度顶级特种部

  位于印度西侧的孟买市是一个人口超过3000万的大城市,是印度一个狭长半岛上的第一大港口,两侧临海,最窄处不到1公里,曾经是英国东印度公司的殖民时期总部所在地,现在是印度金融和经济的中心,密布着股票和证券交易市场、银行,高级饭店;大企业总部,现代化程度和开放程度使其成为西方游的印度旅行第一站,2008年2月,在印度北部,印度警方逮捕了一名好战份子,讯问后此人供出巴基斯坦的好战团体虔诚军正计划攻击印度孟买的五星级饭店,此人从从2007年底开始住在孟买1家宾馆,并针对攻击目标泰姬玛哈饭店和奥拜罗三三叉戟饭店逐层勘查,不过印度情报单位并没有什么作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但十个月后,孟买烽烟漫天、枪弹横飞的场面就震撼了全球

  这次行动是一个叫虔诚军的组织策划的,当印度情报单位睡大觉时,计划与准备发起攻击的10名年轻人已经从一批人中挑选出来,先进行了为期3周的心理训练,再进行3周的如何使用武器等基本战斗训练,再进行长达3个月的更专门的武器射击外.,还包括爆炸物使用、运用卫星电话、全球定位系统,求生训练以及更高级的心理训练,通过上述训练后,进一步接受突击战术甚至水下导航类的训练,1名巴基斯坦裔的美国人2002至2009年间五度前往印度,利用摄影、照相和GPS定位信息等,协助确认登岸位置和目标信息。这些信息最后都交到10名年轻人手中,

  还利用网络地图来进一步确认各个目标的位置。还建造1座泰姬玛哈大饭店的模型,以模型、侦察影片和电子信息等管道,让攻击者相当熟悉环境能在安全部队搜索之际顺利躲藏,随后再继续行动外,还要获得当地人的协助,组织者还分散式地筹措相关装备,避免来自单一国家,3张行动电话SIM卡都是在印度境内(加尔名答和新德里)购买,整个过程中仅有1个瑕疵,让他们差点被发现一,其中1名采购卫星电话的人员,先前对美国供应商表示自己是印度人,但等到要提供证明文件时,他却给了1组巴基斯坦的护照号码,只是当美方察觉这个问题,发电子邮件要求说明之际,行动已经开始了。

  2008年11月26日,攻击者先从喀拉蚩出发,劫持印度籍的拖网渔船Kuber号,杀死其中4名船员后,再胁迫船长将他们载往孟买。在杀害船长之后,这批身穿休闲裤、旅游鞋、休闲T恤的年轻人便分别乘坐两批橡皮艇,在孟买南端远离市中心的防波堤附近两个地点登陆,当时目击一切的渔夫们还曾询问这群外国游客装束的年轻人身份,而得到的回答仅是冷淡的:“不关你们的事”。当他们分为两组离开之后,渔夫们虽然曾经向警方报告这个消息,但警方没有理会,这批年轻人登陆后分成5个两人小组,每个人的双肩背大旅行背包里都有一支民主德国造的MPi-KM突击步枪,1支手枪、8颗手榴弹,6~7个实弹夹和400发散弹,食物,饮水,花旗银行信用卡,卫星电话、黑莓手机,GPS设备、夜视器材、防毒面具等。其中一组沿金融街大道一直向北,到达贾特拉帕蒂·希瓦吉铁路终点站,在晚间9点半进入车站的旅客大厅。

  随后两名枪手以AK47步枪在人员密集的候车大厅里横冲直撞,不分青红皂白的开火,并投掷手榴弹。15分钟的攻击当场打死58人,并另外造成104人受伤,制造极大混乱之后,枪手迅速撤出车站,并在途中继续攻击路过的行人和赶来的警察,枪战中当场击毙8名警察,当枪手们经过一间警察局时,那些警察只愿意守住大门,而不敢出去和对方交战。无人阻拦的枪手接下来便朝Cama医院前进,打算进入院内但,出入口锁死使其未能得逞,枪手不在其中逗留,继续快速机动,

  孟买当地警方的反恐班在搜索车站没有发现,搭车准备进一步追击这批枪手时,孟买警方反恐首席警官卡卡里恰的吉普车在医院旁的道路上和枪手相遇。在一阵交火后,卡卡里恰和3名随员都被射杀,枪手坐上一辆斯科达明锐警车继续向滨海公路狂奔,但没过多久他们又决定改乘民用车向西北方向的郊区大学区开去,最后枪手和在途中布下封锁线的警察再度发生枪战,直到1名成员死亡、1名攻击者阿杰玛尔-阿米尔·卡迈尔受伤被捕后,其攻击行动才被瓦解,阿杰玛尔-阿米尔●卡迈尔穿着范思哲T恤的影像被监视摄影机拍到后,他的年轻、干净脸孔成为这次攻击事件难以抹灭印象,因而得名“范思哲男孩”。

  此时其他枪手已经占领了各自的目标,第二个遭到攻击的地点是在孟买有名的利波尔德酒吧,当场造成10人死亡(其中还包括外籍游客),以及更多人受伤,枪手们为了转移官方反应部队的注意力,在第一起攻击事件后约1小时,在两辆出租车搭载定时炸弹分别在瓦迪邦德和维勒引爆,除了驾驶和乘客当场死亡外,连带还有15名路人受伤。警方的情况下注意力全部被吸引到了这里,大量警力包围了上述地区,枪手则全部在防御薄弱的金融街,

  其中第1组攻入了泰姬玛哈五星大酒店,第2组占领了1.6公里外的希尔顿奥贝罗伊饭店,第3组潜入了一幢内有犹太中心的住宅与办公混合大楼中,由于组织在事前的提醒犹太人的性命远比非犹太人来得有价值,因此两名枪手闯入后,便挟持住在其中的导师夫妻和其他几名犹太人。随后赶来的警方先疏散周边建筑物内的民众,并要求附近居民待在室内,接着便和挟持人质者驳火。在1名枪手受伤后,其同伙朝警方投出1枚手榴弹,但因落在街道上而未造成伤亡。

  第4组在攻击利波尔德街头酒吧之后也进入泰姬玛哈饭店,泰姬玛哈大饭店在很短的时间内一连发生6起爆炸(分别发生在大厅、电梯与餐厅)当时有一批来自欧洲议会、国际贸易委员会的代表住宿在该处,所幸多数成员都未受伤(英国、德国与西班牙代表当时分别躲藏起来,其他几位要员则是在攻击开始前刚好外出用餐),组织者通过卫星电话和网络语音提醒枪手,有内阁的重要官员正在泰姬玛哈大饭店内,当枪手在套房里抓到1名自称为老师的人时,枪手认为教师住总统套房有违常理,因此便把这个人姓名转告组织者,让他利用搜寻引擎在网络上查出该名个人的身家资料进行比对,并开始大肆枪杀酒店员工

  袭击开始时,孟买的警察处于一片混乱之中,最先和枪手发生战斗的是治安警察,这些是治安警察什么个人防护设备都没有,唯一的武器是110年前李.恩菲尔德步枪和和韦伯利转轮手枪,在遇到MPi-KM突击步枪强大的火力之下,没有接受过训练的治安警察只有逃跑,躲藏,哪里还顾得上身在地狱的民众,随后加入的地方防暴警察队装备略好一点,主要使用仿造自英国的L1A1自动步枪的1ASLR突击步枪和9毫米斯太林冲锋枪,但也缺乏头盔和防弹背心,

  这样大的1座城市,并没有专属的快速反应单位或特殊武器与战术小组,只好从新德里搬救兵,而担任快速反应的印度陆军特战部队因为没有专属的运输飞机,无法迅速由新德里赶往孟买,原先驻扎在孟买的印度海军部队,则由于没有军官可以签核/批准动用军方装备处理民间事故,因此在事发初期也只能原地待命,官僚程序作茧自缚,消耗很多时间,当逐项累积之后,便等于让攻击方能在现场站稳脚跟,并按照计划对付各个主要目标。

  枪手占领的3处饭店、1处会所,内部空间相当巨大而复杂,泰姬玛哈饭店有500多个套间,奥贝罗伊饭店则高20余层并带有中空回廊,300多名印度陆军特战部队第二天才从德里赶来,因为孟买警方无法提供一份像样的宾馆地图,印度陆军特战部队不得派出1架直升机进行任务前侦察。两间旅馆占地辽阔,现场隶属不同部门的军警察达几千人,负责外围封锁是中央级警察预备队、海军突击队,负责突击的是印度陆军特战部队,但负责警戒的印度陆军根本没有有效的控制媒体,记者横七竖八地卧倒在流弹呼啸的停车场上进行实况转播,屡屡泄露特种部队进攻的动向,更致命的是,当印度陆军特战部队准备突入之际,枪手还可以看见电视画面的讯息,使他们能成功地迟滞印度陆军特战部队的行动。

  攻击受挫的印度陆军特战部队这才掐断了酒店电力,之后三百名突击队员分别从各处首先对泰姬玛哈饭店发动夜间攻坚,没有夜视装备的突击队员在黑暗的饭店内逐房搜查,并与饭店内4名武装份子激战,武装份子下手毫不留情,黑暗只要发现任何人一动就会射击,射完就往别处跑,印度陆军特战部队在射击上完全不占上风,为压制住武装分子凶猛的火力,调集了FNMAG通用机枪,但在狭窄的建筑物内射击,MAG肯定不如AK轻巧灵便。为了快速消灭在建筑物内武装分子,印军连“古斯塔夫”84毫米火箭筒都用上了,但也没多大用处,

  战斗中一名陆军特战部队突击队员腿部中弹倒下,1名少校去救援他时中弹身亡,在突击队员在饭店内激战时,印度陆军特战部队的狙击手在外面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因为指挥官只命令他们上到酒店对面的制高点担任掩护,却没人给他们攀爬器材,他们没法上去,最后只能使用消防队的云梯爬到酒店才对面,三百名突击队员在饭店内战斗了30多个小时,才总算击毙了泰姬玛哈饭店的4名武装份子和贝罗伊饭店的1名武装份子,分别救出300和250名受困的饭店房客,撤离时又发现没有带索具,这些民众只好用床单连接起来从楼上滑到地面,

  原本以为贝罗伊饭店已经安全,印度陆军特战部队士兵们也开始带领躲藏的旅客离开,并搬运不幸罹难者的遗体之际,现场竟然又传出枪响和爆炸声,黑烟也从1楼窜起,饭店屋顶楼层陷入一片烈焰之中,这使印度陆军特战部队的人员被迫二度突入现场,继续交战到11月29日清晨才把贝罗伊饭店的1名武装分子消灭,

  上午8点,在狙击手的掩护下,印度海军航空兵部队派出米-17直升机搭载印度陆军特战部队从直升机上垂降至犹太人中心楼顶,这是印度陆军特战部队队员平时的基本训练科目,完成得四平八稳,但战斗就艰难多了,两名枪手坚持交火了相当长时间才被消灭,印度陆军特战部队并救出60名民众,但1名国家印度陆军特战部队、讲师夫妻和4名民众仍不幸身亡。另外警方还在孟买港的1个码头,截获1艘停泊在该处、满载武器与炸药的小船,至此印度人持续52小时小时的噩梦结束了,9名武装分子死亡,1名被俘,印度军警死亡16人,民众丧生172人,受伤308人,

  这场战斗,印度军警反应迟钝,行动缓慢,情报缺乏,普通警察惊慌失措,伤亡惨重,而且没有电台,协同困难,印度方面虽然也有专责危机处理的人员,但因其一开始的官僚习气导致在事件扩大后无法顺利通讯和反应,印度特种部队在装备方面也有明显的问题,远程空运只运送了兵员,缺乏重型突击车和攀爬器材,狙击手只能使用消防队的云梯作为制高点,甚至要爬到酒店对面正在施工的印度门进行狙击,特种部队夜视装备匮乏,尤其是酒店建筑内部被掐断电力之后问题更突出,特种部队的手持式电台没有耳麦和免提装置,使用中有诸多不便,战斗力也不怎么样,当年英国解救伊朗使馆仅用了十几分钟,而印度陆军特战部队已经是印度陆军中装备最精良,训练最好的顶尖战斗部队。

  这起跨国攻击事件使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关系紧张,甚至还牵涉第三国的成员,调查过程相当复杂。原先坚称此举为印度境内罪犯所为的巴基斯坦终于在次年7月承认这起行动与巴基斯坦境内好战团体有关,并起诉原先被捕的7人,不过孟买警方则认为有多达37名嫌犯,包括两位巴基斯坦陆军军官牵涉其中,甚至宣称由于攻击如此精密复杂,显然幕后有巴基斯坦政府单位协助,问题在于嫌犯中多数仅是化名,且真正拥有巴基斯坦国籍者仅有2人,因此巴基斯坦坚决否认该项指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